文体资讯

前员工曝光脸书内部那些不为人知的流量密码,不止贩卖焦虑…

PC4f5X · 10月7日 · 2021年

原标题:前员工曝光脸书内部那些不为人知的流量密码,不止贩卖焦虑…

“人们接触的愤怒越多,互动就越多,看的内容就越多,脸书赚的钱就越多。”

刚从史无前例的宕机中缓过来,脸书又陷入了另一场危机。昨天,一名前脸书员工坐在镜头前,毫不留情地对老东家进行了一番控诉。

据她所言,这家社交媒体巨头为了谋取利益,在明知会对社会造成负面影响的情况下,执意通过算法来操纵内容呈现,试图以贩卖焦虑和煽动情绪来获取流量。

面对指控,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当天作出回应,否认脸书将公司利益置于用户安全之上。

但这并不能消弭公众心中的质疑。

贩卖焦虑 煽动情绪?

5日,曾任脸书产品经理的弗朗西斯·豪根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一档名为《60分钟》栏目中大爆前东家猛料,细数了脸书通过牺牲公众利益而换取利润的种种罪状。

图说:弗朗西斯·豪根接受《60分钟》栏目采访。图源:AP

豪根首先强调了脸书对青少年,尤其是年轻女孩的“毁灭性打击”。她透露,脸书内部有一份涉及“照片墙如何伤害少女”的研究。这项研究显示,有三分之一的受访少女表示,照片墙使她们的形象问题变得更糟;13.5%的少女认为,使用照片墙会强化她们的自杀念头;17%的少女认为,照片墙会加剧她们的饮食失调。

然而,这种心理伤害却成了脸书用来留住年轻人的秘诀,“他们自己的研究已经表明,当这些女孩开始消费饮食失调的内容时,她们会变得抑郁。可是越是抑郁,她们反而越沉迷于这款应用,最终形成恶性循环。”豪根说。

在豪根看来,贩卖焦虑还不是脸书获取流量的唯一方法,“他们还深谙情绪的力量”。

脸书在内容分析时发现,那些充满仇恨和对立的内容,往往更能调动人们的情绪,激发人们的表达欲和参与度。对此,豪根指责,脸书中的仇恨言论、分裂性的政治言论及错误信息正在撕裂美国社会,并在世界各地引发种族暴力。

豪根回忆,在拜登赢得大选后,脸书过早地关闭了旨在阻止错误信息和煽动暴力的安全措施并解散了她所任职的公民诚信部门,她表示,这些做法直接导致了1月6日美国国会山的“闹剧”。

“赶紧通过子弹或投票来恢复共和吧!”豪根用脸书上的帖子作证,称脸书是“社会极端分子的主要阵地。”而脸书可能只对3%至5%的仇恨以及约60%的暴力、煽动性言论进行了管控。

“人们接触的愤怒越多,互动就越多,看的内容就越多,脸书赚的钱就越多。”根据豪根的说法,脸书这种基于参与度,即喜欢、分享、评论数的排名,极易误导和操纵用户,使更多的分歧和恶意在网络和现实世界中蔓延。“可这一模式有利于吸引流量,并帮助这家社交媒体巨头销售更多的广告,而这正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

除了在电视节目中露面,豪根还拿出了要与脸书“决战到底”的架势。

图说:弗朗西斯·豪根(中间正面)在国会作证。图源:VOX

图说:弗朗西斯·豪根接受《60分钟》栏目采访。图源:AP

豪根首先强调了脸书对青少年,尤其是年轻女孩的“毁灭性打击”。她透露,脸书内部有一份涉及“照片墙如何伤害少女”的研究。这项研究显示,有三分之一的受访少女表示,照片墙使她们的形象问题变得更糟;13.5%的少女认为,使用照片墙会强化她们的自杀念头;17%的少女认为,照片墙会加剧她们的饮食失调。

然而,这种心理伤害却成了脸书用来留住年轻人的秘诀,“他们自己的研究已经表明,当这些女孩开始消费饮食失调的内容时,她们会变得抑郁。可是越是抑郁,她们反而越沉迷于这款应用,最终形成恶性循环。”豪根说。

在豪根看来,贩卖焦虑还不是脸书获取流量的唯一方法,“他们还深谙情绪的力量”。

脸书在内容分析时发现,那些充满仇恨和对立的内容,往往更能调动人们的情绪,激发人们的表达欲和参与度。对此,豪根指责,脸书中的仇恨言论、分裂性的政治言论及错误信息正在撕裂美国社会,并在世界各地引发种族暴力。

豪根回忆,在拜登赢得大选后,脸书过早地关闭了旨在阻止错误信息和煽动暴力的安全措施并解散了她所任职的公民诚信部门,她表示,这些做法直接导致了1月6日美国国会山的“闹剧”。

“赶紧通过子弹或投票来恢复共和吧!”豪根用脸书上的帖子作证,称脸书是“社会极端分子的主要阵地。”而脸书可能只对3%至5%的仇恨以及约60%的暴力、煽动性言论进行了管控。

“人们接触的愤怒越多,互动就越多,看的内容就越多,脸书赚的钱就越多。”根据豪根的说法,脸书这种基于参与度,即喜欢、分享、评论数的排名,极易误导和操纵用户,使更多的分歧和恶意在网络和现实世界中蔓延。“可这一模式有利于吸引流量,并帮助这家社交媒体巨头销售更多的广告,而这正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

除了在电视节目中露面,豪根还拿出了要与脸书“决战到底”的架势。

图说:弗朗西斯·豪根(中间正面)在国会作证。图源:VOX

在此之前,她已经把自己偷偷复印的、写有大量关键信息的文件交给了《华尔街日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及美国国会。在国会作证时,她直指脸书产品“伤害青少年、加剧社会分裂,削弱了民主”,并呼吁国会采取行动,尽快修改相关法案。

脸书陷入“中年危机”?

尽管扎克伯格在前雇员爆料后立即发声明进行了否认和反驳,但经历多次信任危机的脸书或许也清楚,洗白哪有那么容易……

图说:扎克伯格对豪根的说辞予以反驳。图源:CNBC

豪根的炮轰又一次将脸书推上了风口浪尖。

美国参议院两党议员在听证会上就“脸书公司必须做出改变”罕见达成一致。听证会小组主席布卢门撒尔直指脸书“道德破产”。另有媒体人士怒斥,“脸书本质上放大了人性中最阴暗的一面。”

虽然事实真相还有待考证,但脸书对年轻用户的渴望却是有目共睹。

尽管只有“17岁”,但美国年轻一代却给脸书贴上了“不酷”“仿佛40岁老人”的标签。

据统计,每天约有500万美国青少年登录脸书,但在照片墙,这一数字是2200万。另据脸书内部研究人员预测,到2023年,脸书的“日活”将下降45%。

《大西洋月刊》专栏作家海伦·刘易斯表示,他周围大多数青少年都认为脸书是父母们讨论政治和祖父母发布假期旅行照的地方。《纽约时报》则认为,核心应用程序的市场份额正在被TikTok等竞争对手占据。

《华尔街日报》援引脸书内部资料显示,这家公司一直在制定如何向青少年推销自己的计划,并将孩子称为“有价值但尚未开发的受众。”其中有脸书员工提议是否需要一种“可以利用延长游戏时间来促进青少年交流成长的方案”。

有媒体质问,如果一家社交媒体足够自信且正在蓬勃发展,它还需要去为争取10岁孩子而精心设计增长策略吗?

《大西洋月刊》认为,这家曾经叛逆乐观的公司正在变得不冷静,并透出一种害怕随时会错失机遇的不自信,“脸书正面临中年危机,它需要学习如何优雅地老去,但它失去青春的创伤却正在伤害更多的人。”

出品 深海区工作室

撰稿 深海

编辑 深海贝 李争

0 条回应
友情链接:bet36备用| 365体育注册